國際格局分水嶺到來?權威專家談中國戰略機遇

曲源

2020年06月26日14:30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新冠肺炎疫情對整個人類社會造成重大影響,悲觀者認為,“疫情不亞于世界大戰,世界將重新走向冷戰和對抗”;樂觀者認為,“一國獨大的時代已經終結,世界將迎來規則的重塑期,中國應積極貢獻中國智慧和方案”。當前中美關系分歧和挑戰越來越大,國際關系格局愈發撲朔迷離,大國之間關系紛繁復雜。疫情下世界格局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中國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如何抓住世界關系重塑期?6月24日,6位權威國際問題專家齊聚強國論壇,共議“后疫情時代的世界格局”。

國際格局分水嶺已經到來 東移現象突出

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的影響超過了大部分人的預期,它不同于2008年的金融危機,金融危機沒有打斷全球化的進程,而疫情讓各個國家走向了封閉,有的國家甚至出臺政策促進本國資本的回流,保證產業鏈的完整,這種發展方向同二戰后的世界發展模式是相悖的。

與會專家認為,正是這種不確定性,讓新冠疫情的影響有別于二戰后其他危機所造成的影響,可以說是世界格局重塑的一個重要時期。在這種影響下,國際格局可能會出現兩個重要變化,一是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進一步收縮,二戰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將受到沖擊,當然這種沖擊和變化是緩慢的過程。二是世界將出現多級的變化,東亞越來越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世界格局的主導方式將從一元走向多元。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所前所長陳鳳英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所前所長陳鳳英認為,對當前危機可以用:亂、糟、難、變四個字形容。亂的方面,很像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疫情當前還充滿的不確定性;糟是指經濟形勢很糟糕,基本同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相似,世界就一個亮點,東亞;難是在化解危機上還沒有共識,各國無法團結一致,拿出一個全球方案;變是指秩序在變,世界在分化,貧富差距分化、國際關系也在分化復雜!拔覀兛吹揭粋世界現在是四分五裂的,未來世界經濟增長很有可能是低增長”陳鳳英說。

中國太平洋經濟合作全國委員會會長蘇格認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國際社會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疫后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和國際關系會呈現諸多變化。但是,人類社會命運與共的本質屬性和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難以全然改變。疫情,正在催化產業鏈布局、商業模式和宏觀調控政策等發生重大變化。從前,世界經濟北美、歐盟、東北亞貿易圈三分天下。未來以中日韓為核心的東北亞貿易圈和中國-東盟貿易圈,則有可能領跑并催生新的國際和區域貿易格局。

“新的世界秩序,必須要在大變革以后才能產生”,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認為,世界格局將會出現三個變化,一是由美國主導的單極霸權時代的舊世界格局加速崩潰,出現一個五到十年的格局變化過渡期。二是整個世界格局東移的現象,包括:制造業東移、資本東移、人才東移、創新東移。三是中美雖然有爭論,但不會脫鉤。全球后疫情時期,不會產生由一家來主導的全球治理體系。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說,新冠疫情的持續,將會出現怎樣的分水嶺呢?就是1500年文明衰退的分水嶺——西方文明全面衰落。以個人自由為先的價值觀,完全不能適用了。這種自由為先在疫情下變成了自私為先,而以這種價值觀為主導的美國和西方其影響力也隨著這種文明的衰退而衰退。

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前駐英大使馬振崗

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前駐英大使馬振崗表示,有些人認為疫情以后好象美國就垮下去了,然后我們中國就興起了,這種所謂大的格局變化,不可能在短期內出現而是一個漸變形式,這個漸變的形式有快有慢。不要太樂觀地估計我們中國在這種疫情當中的優勢,要看到這是對人類的大沖擊,大家共同對付。

中美“至暗時刻”遠未到來 但不會出現“全面脫鉤”

中美之間關系復雜,尤其是近年來,中美關系常常被解讀將要進入“新冷戰”“全面脫鉤”。我國對美態度是一貫和一致的,習近平總書記曾提出,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壞。專家也認為,中美之間雖然遭遇到很多困難,但合作還是最佳選擇。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外交研究所副所長袁征表示,中美之間的競爭和對抗是因為存在結構性的矛盾,一是美國要維護霸權,二是中方反對霸權主義主張改革,三是美國要追求它的絕對安全,四是中美發展模式涉及到意識形態層面的競爭。隨著我們的崛起,這種矛盾就會越來越凸顯。中美關系的“至暗時刻”還沒有到來,也就是未來還會遇到很多的挑戰,有很多不確定性。中美競爭是長期的,但是完全脫鉤不太可能。中美關系出現波動的頻率會增加,振幅的幅度會加大,甚至不排除雙方到了對抗的邊緣,但是到了對抗的邊緣之后雙方又縮回來!懊绹诵枰獣r間,需要從心理上進行調試和適應”,袁征說。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

魏建國說,“中美不會采取脫鉤的做法,更不會雙方帶領一幫人,要求全球各國進行選邊站,我覺得這個都不可能!彼J為,中美在防范雙方誤判的情況下,采取更合適的辦法來解決目前的矛盾和分歧,是最聰明的做法。中美今后仍然會在一些問題會有這樣和那樣的摩擦,但是雙方采取誠信的辦法,從全球的利益考慮,從中美雙方利益考慮,會達成一些共識。

 

(責編:曲源、張桂貴)
pk10计划软件秒速版